•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一堆乱草】 【 作者:流殇】【四】【全文完】

    时间:2018-03-16
      八、离你有多远

      屈晚晚这是第一次应邀到一个男生的家,这是一个有解放军站岗的独立的院子。里面是什么样的?屈晚晚这才发现自己的生活圈子实在是很狭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生活了这么久的这个城市还有这样的地方。

      那高高的院墙,绿色的大门,以及门口绿色的小亭子里伫立的威严的战士,都显示着这房子的主人与外界的不同,一种俯视众生的气势,尽管里面的房子显然并不雄伟。内心的感觉是挺复杂的,突然有那么一点向往。

      但看到黄檗从大门边上的小门出来对警卫员说话的神态,屈晚晚刚刚对这个房子的好感也一下子消失了。他转过脸来,虽然尽量地表现得谦恭,优越感还惯性地延续着,这使屈晚晚不由皱眉。

      「请进,我以为你不会来呢。」黄檗讨好地微笑着,「前几次你都没有出现。」看来他需要一个解释,「家里有点事情,咱们走吧。」约好的要去给大学里回乡过年的老师去拜年的,干嘛要约在他们家?

      「那么到家里坐坐吧,我父母都想见见你。」黄檗殷切地。

      「见我?」屈晚晚觉得有点不舒服了。

      「是啊,他们都知道你。我写信告诉的,我说你是我的女朋友。」黄檗那显露着自信的微笑,似乎屈晚晚不应该有否定的理由。

      屈晚晚生气了,虽然她性格温雅,不怎么爱生气,但现在的确的很生气,尤其是那微笑,给人的感觉就好象他说的都会成为事实,而自己也不会拒绝,作为他的女朋友是荣耀?

      屈晚晚转身就走。险些与一辆迎面而来的黑色别克房车相撞,第一次与黄檗如此地接近,耳边响着刹车的声音,还有黄檗那坚实的胸膛,有力的臂膀,由于紧张而急促的呼吸……「你会开车么!」黄檗申斥着。车上下来了两个穿着黑色披风的人,都戴着墨镜,让人联想起电影里的黑社会,那墨镜后面的目光似乎也是阴冷的,寒光逼人……这是我孤身一人的年。我爸妈利用难得的春节假期回徽州老家看望我那隐居的外公去了,刘武似乎真的消失了,他并不回来,连电话也不打回来一个。我是完全地自由了,但有点孤单。

      屈楚表现得很好,这一段时间他和满小飞好得象蜜里调油,我不怎么到他们的小窝去,那亲昵的场面看得我受不了,我觉得自己是嫉妒了,嫉妒那种家的感觉,也希望有那么一个人能满是甜蜜地对我使颐旨气。这个念头很折磨了我一段时间了,我在琢磨自己到底要什么,是什么让我那么难以取舍?

      有人使劲地按门铃,耐心而且经久不息。

      从被窝里被强行唤起的感觉很不好,我觉得自己很暴躁,尽管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了,我昨天看一个新弄到的色情电影看的太晚了,还困着呢。

      片刻,电话就响了,门铃还依旧歌唱。我的眼前马上就浮现出洛容雪那皎皎的目光,怎么这段时间老在我眼前晃?

      「懒虫!就知道你还没起床。」电话里传来洛容雪的笑声。

      「有事?」我重新倒在床上,这种默契真的使我产生了奇妙的感觉,也许她真的就是我所一直等待的那个精灵。

      「给你拜年呗,你也不搭理我,我只好上赶子找你呗。」「你别按了,我这就给你开门还不行么?」「按什么?」

      我霍地坐起来,看来按门铃的不是洛容雪,那么是谁?

      「回头再和你聊,我这儿有客人。」我挂了电话,跳下床。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似乎有一种从骨子里辐射出来的妩媚、性感,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人。

      「请问是刘主任的家么?」

      刘主任是谁?我爸可没那么大的官,我也不在乎他到底当了什么。

      看着我茫然的表情,她嫣然一笑,我觉得只有这样的笑才配得上嫣然,她只用笑容就可以使男人的骨头酥掉,我甚至没法判断她的年龄,似乎是从十六七的小姑娘的青涩到三十六七的妇人的丰韵在这一笑中都得到了函盖,华彩照人。

      「你是刘商吧。」

      我更糊涂了,看来她没走错门,这样的手足无措对我来说还是头一次,我不能在一个陌生的女人面前只穿着睡衣。「您请进,我,我去换衣服。」衣着整齐地出来时,那女人正站在书房门口的对联前痴痴地,突然有一种很不寻常的感觉,他们是什么关系?

      「您请坐,我爸和我妈回老家过年去了。您吃苹果?」「别客气。我是你父亲的下级,我叫夏渲,你可以叫我夏阿姨或渲姐姐。」「我还是叫你夏姐吧,叫夏阿姨觉得你没那么老,又太生分了;叫渲姐姐又太亲昵了,我们还没那么熟;还是夏姐好,不远不近,不生不熟。」我坐在沙发里熟练地用小刀削苹果。

      夏渲笑了,「真不愧是你爸爸的儿子,不但长得像,连说话的方式都一模一样。」她是在讨好我?又不觉得,不过我受不了这样的亲切。「您有事?」「我本来是要来给领导拜年的。现在他既然不在,那么就麻烦你把这东西转交给他吧。」什么东西?一个很精致的小木头盒子,她送的礼物也这么别出心裁。

      「不行,我爸说的,谁的礼物也不能收,谁收的谁就得退回去,为这事我都跑了好几趟了。」「你放心,这个礼物,你父亲一定不会让你退给我的。」「那您还是当面给他的好,不然我还是没法交代。」她饶有兴致地重新打量我。「听说你在打工?」怎么她对我的事也好象很了解?

      「我有一个小公司,你要不要来试试?」

      她留下一个带着香味的名片。夏渲,东方眼杂志社总编,再下面是电话。总编,编什么的?

      「你不是喜欢摄影么?有兴趣的话可以来做摄影助理,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摄影师。」这的确让我怦然心动。

      这段时间满小飞胖了,看着屈楚在厨房关注鸡汤的样子,就不难理解她是怎么胖的了。我站在厨房门口,屈楚倒瘦了,「怎么样?」「什么怎么样?」屈楚套着围裙的样子有点滑稽,太小了,不过我没觉得任何好笑,是不是男人这样的时候会使女人更迷醉?我突然感到一种担负的苍凉,现在屈楚已经不一样了,我觉得他干什么都那么有自信了,他没自信不行,除了自己,他还必须承担另外一个。屈楚笑了。

      「抽烟么?」我自己叼上一支,把烟盒递给屈楚。

      「不抽了,戒了,满小飞不爱闻烟味儿。」

      我犹豫了。

      「你抽吧,我主要是省下钱来养活我们。你不觉得我现在变了不少么?我他妈的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那倒是。」我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了,这滋味不怎么好。

      「你说我是不是这辈子就这样了?」屈楚小心翼翼地向外张望,「现在就好象是已经老夫老妻的感觉了,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啊,刘商,我告诉你,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和谁结婚,女人一抓住你就全变了。」屈楚把声音压到最低。

      「别瞎琢磨。」

      天已经黑下来了,雪地上有很多鞭炮的残肢,显得不那么纯净了,还有一些孩子在放炮,那无邪的笑脸享受着节日的欢乐,在花影中跳跃得那么活泼,万家灯火,那每个透出灯光的窗子里就是一个故事,温馨而亲密。我叼着烟,在雪地里漫步,用脚踢着地上的积雪,突然鼻子发酸,那无尽的寂寞如这无法挣脱的夜色,从四面八方挤压过来,我要回家,家里只有我,但温暖,可以让我沉睡,睡觉是个好主意。

      看见洛容雪站在我的门口,她那么焦急,看到我的时候的兴奋,她还没来不及皱眉的时候,我已经不顾一切地过去,忘了她的胳膊还没彻底好,我把她拥到怀里,不让她说话。感到那冰凉的泪水,洛容雪糊涂了……洛容雪在我的帮助下脱了外衣,然后坐在沙发里歪着脖子看我,饶有兴致地微笑。我把衣服挂好,觉得有点脸红,是不是失态了?有那么重要么?她怎么好象有点不一样?嗨!抹口红了!我连忙伸手抹嘴。洛容雪笑,「怎么样?好不好看?」「你自己看吧。」洛容雪在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愣了,然后恼羞成怒,「呸,呸!什么破东西。都怪你,都怪你!」那倒是,是我手忙脚乱地把她精心准备的惊喜给搅和了。

      我凑过去,近在咫尺地看着她,她能来,真好,至少我现在需要人陪我,给我一个家的感觉,我不但珍惜这时刻,我还想呵护她,也许永远……洛容雪愣愣地在我的目光里,心跳的厉害,呼吸也急促起来,怎么他家里没人?他家里人哪儿去了?是不是不应该这样冒失地来?他不在的时候是不是应该走掉?下面会发生什么?会象梦里那样么?他会不会真的欺负自己?不是就是要他来欺负的?你来,难道仅仅就是要看见他?……「饿不饿?我烧东西给你吃?」我把手放在她的膝盖上。

      洛容雪吓了一跳,但心慌腿软,连逃避的力气都没有,他干嘛在见到自己时会哭?他干嘛现在对自己这么温柔?温柔?在他眼里那脉脉的温情似乎比最热烈的火焰还要让人融化,男人到底是什么?他那么专注地摆弄着厨具,饭菜的香弥漫了,洛容雪情不自禁地从客厅跟到了厨房,她靠在门框上,希望这时刻永远地凝结,或者不会再有这样的感觉了吧,想在这个男人的怀抱里沉睡,对……有点撑了,是吃完了饭才过来的,怎么好象妈妈做的饭菜没有这样的香甜?……洛容雪看着坐在沙发一角静静地削苹果的我,那目光在空中飘荡,我有点紧张,在努力地装做若无其事,接下来会怎么样?我已经享受了家的温馨,是送她回去,还是继续下去?我不会让她现在就怀孕,我有控制自己的把握,那样是不是会伤害她?……他会不会过来再抱抱自己?洛容雪觉得自己被这念头弄的发烧,偷偷地看,他还那么宁定,干什么呢?我的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小心一点应该就不是障碍了;该死的冰冰干嘛弄那样一个看着让人心慌的影碟?刘商,你就不能主动一点么!?我就等着你呢!洛容雪觉得自己要疯掉了……我不愿意就这么伤害她,真的不愿意。我宁愿送她回家,然后回来自力更生地解决掉这烈焰张天的欲火,不是第一次了,我有经验,同样可以射精,在急噪中结束,然后在疲惫中睡一个好觉。「好了,不早了,我送你回去。」我起身,然后走到门厅等待……松了一口气,那事情或者不会发生了,怎么这么失望的?洛容雪讪讪地走到门厅,突然被没法抑制的冲动主宰了,她觉得自己的全身都发烫了,热血在血管里来回地翻涌,只有在那坚实的胸膛上才能得到平静,就这么干!

      「你要我走么?」她抬着头。

      我觉得自己被烫了一下,同时被吸住,能听到我们俩的心跳,忽强忽弱,节奏鲜明而彼此胶着,我没法管住自己的手,我揽住她的腰,那么柔软,那么温暖,那么充满了生机,她能解决我的悸动,我需要她,但……「我不走了!你别让我走。」……我们赤裸着身体在水中拥抱着。明晃晃的阳光,从荡漾着微波的河面上反射过来,刺得我们闭上了眼睛。水在我们的胸前晃荡,河中的小鱼不停地啄着我们的身体,麻酥酥的。

      她张开双臂搂着我(怎么她的胳膊全好了?),两个光滑的肉体互相紧贴着,随着水流,我们轻轻晃动着,她胸前那对乳头把我蹭的痒痒的。

      我们吻在一起,久久地亲吻着,她的吻热烈、温暖、甜蜜,使我感到一阵又一阵的冲动,下身急速地膨胀起来,直挺挺地顶在她绵软的小腹。

      「刘商,你怎么了……」她移开她的唇,轻声在我哦耳边呢喃着,「想要我吗?」沉默。

      我又一次伸出双手,捧起她的脸,温柔地吻起她。她那温润的香舌,轻轻地搅动在我的唇际,触动着我的舌尖,她那柔嫩的小手,慢慢地在我身上移动着,摩挲着,竟伸进了我的两腿之间……猛地,我拦腰将她抱起,向长着一片青青绿草的岸边走去。

      绿草如茵,野花盛开,我抱着她,轻轻地将她放在花丛当中,有一朵洁白无暇的百合摇曳着。她闭着眼睛,红唇微启,喘息起伏,双手交叉地掩在胸部,一墩粗壮茂密的树丛刚好遮住射向她身体的阳光。

      她一动不动地躺在花丛中,赤裸的身体在我的面前展露无遗,她的脸庞、乳房、臀部无一不是那么秀美而诱人,她那光滑的皮肤,洁净如一,毫无瑕疵,闪烁着一种瓷釉一般的光泽。几滴晶莹的水珠儿,顺着呼吸,在她的胸部滑动着。

      「刘商……」她缓缓地睁开眼睛,深情地望着我,眼中透出一种异样的光芒,似乎隐含着无限的允诺,她难为情地蠕动着,她那双淡淡的、弯弯的眉毛迷人地抖动一下,随即,她又闭上眼睛。

      看着这一刻,我觉得体内那股持续燃烧着的火焰跳跃起来,飞速掠过我周身的血管,我心跳得厉害,我用双手交叠在胸口使劲压着,一时间,只觉得热血沸腾,种种念头旋风般在脑海里旋转着,一股压倒了理智的欲望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俯下身,伏在她的身上……「我会弄疼你的。」「我不怕!」她的身体虽然在颤抖,语气却坚定、沉着。

      我的手在她光滑而富有弹性的皮肤上抚摸不停,最后,停在那对玲珑小巧的乳房上。她轻轻地呻吟起来。我的手向她的下身摸去,那里已经是水汪汪、滑唧唧的一片,她的阴毛黝黑而浓密,闪亮着光泽。我看着,抚摸着,她的身体随着我的抚摸颤抖着。

      我稍稍弓起身子,试探着,开始闯入她的身体。她皱起眉,紧咬着嘴唇,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小的汗珠。「要是疼,你就嚷吧,使劲嚷!」我说着,用力一动。她终于禁不住「啊」地一声尖叫起来。她的身体被撞开了。

      我每抽动一次,她便会尖叫一声,我看着她痛苦万状的情状,简直不忍再动一下,我停下来。

      「刘商……你要干嘛?」她睁开眼睛,噙着泪水,「你快动啊……」她搂紧着我,摇着头,使劲地扭动她的身体,「你快动,快使劲动啊……你弄死我吧!……噢,我要死,刘商……你使劲啊!」山谷里回荡着她的喊叫声。

      我抱着她的头,亲吻着,身下大动起来……终于,两人都大汗淋漓地躺在那里,急速地喘息着,谁也不说一句话……天空上絮云朵朵,黄昏时分的天边上,太阳象块灼热的红炭在熊熊地燃烧,山谷沐浴着一片火红,那暗绿的河流,载着溶解在水中的夕阳,缓缓地向天边流去,留下一串汩汩的水声。

      一天之间,我三次闯进她的身体,我们尽情地释放着青春的活力,沉浸在无限美妙的生命之欢娱里。

      洛容雪依偎在我的怀里,用手轻轻地拨弄着我的下身,「刘商,你真好。」初始时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尖叫,已经在第二次进入时,被欢快无比、令人战栗的呻吟所代替……我四仰八叉地躺在刘武的床上,被自己的美梦给折磨得够戗,她就在一墙之隔的房间里沉睡,她睡得好么?你干嘛那么严肃地坚持要分开睡?没看见那如火的热情么?现在后悔了不是!

      当时是怎么想的来着?她太娇嫩了,不忍去伤害她,怎么就一定是伤害呢?还是你根本就还没决定呢?你还犹豫什么?她还太年轻,太没有经验,还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还没有看过形形色色的男人,这样轻易地付出了也许会后悔,永远不要做让她后悔的事情。

      的确在珍惜她,直到她弄明白了再说吧,你首先得自己先弄明白了。睡吧,别再为你的情欲困扰,那东西未必有好结果,你不是小孩子了,可以任性地干自己要的事情,你还必须学会容忍任性,我发现自己也正在变化。

      我睡得晚了,于是起的就也很晚,是觉得什么不对劲才醒的,阳光从冰凌还没有化净的窗子射进来,并不是那么强烈,很温柔。

      的确是温柔的感觉,鼻端还残留着淡淡的清香,笼罩着我,诱惑着我,一只白嫩修长的小手搭在我胸前的时候,我彻底醒了,才感觉自己的右臂整个酸麻了,几乎没有知觉了,这使我震惊。

      她带着她特有的暗香还在沉睡,头发散乱地飞溅在枕头和我的肩头、脸庞,有一点痒,她睡觉的样子就象个小孩,那么舒展,那么幸福,那么无忧无虑,在梦境中依然甜甜地笑着,脸蛋红扑扑地,还有那微微敞开的领口处一抹白腻的肌肤,优雅的脖子……我被烫了一下,觉得眼前是一个耀眼的宝贝,她使我意乱情迷,还有她那裹着厚厚的绷带的手臂。

      鸡蛋碰到烧热的油,吱啦吱啦地发生着变化,中间那圆圆的蛋黄在逐渐变得白嫩的蛋青的衬托下格外地诱人,让我联想到女孩子漂亮的胸脯,洛容雪的胸脯什么样?……洛容雪睡眼惺忪地靠在厨房的门框上,悠悠地看我,她穿着我的睡衣,显得臃肿肥大,不过完全是另外的一种感觉,里面的玲珑更加神秘变幻了,裤腿掩盖了脚面拖在地板上,她的脚趾甲吐着娇艳的玫瑰色……不能再看了,不然所有的努力都会赴之东流,我极力地控制自己乱窜的思绪,瞎看的眼睛……「我要洗脸、刷牙。」声音好象气鼓鼓的。

      「你洗呗。」我的心里是异样的,她穿着我的睡衣,从我的床上起来,现在没完没了地折磨我,这是不是就是生活?

      「我自己弄不了,要你帮我。」

      我大口地喘气,虽然自己都不觉得,把煎好的鸡蛋放进盘子的手都有些抖。「一个女孩子家,这样随便穿别人的衣服……」她依然拦在门口,我们近在咫尺地,「……不好。」弄得我更局促了。

      她笑了,那牙依然是里七外八,她依然明媚并且随意,「现在我不是女孩子了,我们连觉都睡了!」她说得很认真。难道是梦里的事情真正地发生过了?!「你的睡衣穿着真舒服,贴在身上就好象你抱着我,给我了,不还你了。」你就继续挑逗我吧,知道我绷不住之后会发生什么吗?……我站在卫生间里把牙膏挤在牙刷上,然后递给她,接下来要干什么?我怎么就那么心甘情愿地侍侯她?「擦手。」我连忙用干毛巾把那沾着水和牙膏泡沫的右手擦干净,她的脸上是满意的、有些顽皮的笑。

      「洗脸。」

      「不至于吧,连脸也洗不了?」

      「你干不干?要不然我告诉你妈,就说你*奸我了。」「说什么呢?这样的话也说的出口!?」「怎么啦?害怕啦?告诉你,还有更多的话呢,嘻嘻,说出来真痛快。」「你想好了么?」我用右手托住她的下颌,指尖的感觉是腻腻的,温润滑软。

      「什么?」

      「你这么闹,就会离不开我了。」

      「我干嘛要离开你?你是不是不想负责任!?」洛容雪有表演的天分,可以即兴发挥,在瞬间调动自己的情绪,她的泪珠似乎已经在眼圈里滚动,她的情绪也到了一个波动的顶点,就等待一个答案,这使我手足无措……洛容雪把脸贴在盘子上,(幸好给她把头发扎好了)然后用舌尖挑破蛋黄上那薄薄的一层膜,然后嘬,她的情绪变化之快是鲜见的,我喜欢被她戏耍。

      「劳驾,吃东西不要出声音好不好?」

      「怎么啦!我就高兴这么吃鸡蛋。」唇上还残留着,就伸出娇嫩的舌尖舔,得意洋洋地。怎么象小时候过家家,是不是过于亲昵了,不过她那率真的一切都使我无处躲藏。

      门铃响了,然后洛容冰气哼哼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果然如此,果然如此,你们这对狗男女。」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洛容雪在餐桌边吃吃地笑,洛容冰狠狠地白了我一眼。

      「这样的沉默说明什么?」黄檗微笑着凝视着屈晚晚,他拉住她,不让她离开。屈晚晚是有点感动的,至少黄檗有勇气来保护她。「是不是你的心里我已经改观了?」他的笑容还是那么讨厌,似乎不那么太讨厌了,那刘商怎么办?怎么在这个时候想到了刘商?他不是已经和洛容雪那么好了么?你是不是也应该重新考虑一下自己的生活?虽然眼前的不是你想要的,是不是得体验一下?屈晚晚抬起头。

      黄檗的脸盛开了,似乎已经发现了变化,是向好的方向发展的,对!「让我来保护你!永远。」接下来的事情是必须拒绝的,还不至于马上就这么亲近,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抄来的。

      夏渲在「东方眼」杂志社附近的一个挺高档的餐厅请我吃了西餐,作陪的还有我未来的师父乔滨。

      乔滨是一个很奇妙的男人,是我见过的最光彩照人的男人,怎么形容呢?他的穿着举止都洋溢着女性的妖娆,艺术的气质。说老实话,我觉得有点别扭,不过从言谈中能听的出来,乔滨是有真才实学的,跟他学也不赖,不过他的眼神实在,实在有点过于妩媚了,肯定是同性恋,我琢磨着。

      东方眼是一个时尚杂志社,其实我很看不起这样仅仅靠着精美的制作和不断变幻的美女图片以及各种各样的广告来招徕顾客的杂志,但有许多人和我的看法不一样,拥有那样看法的读者就给东方眼搭建了一个华丽的世界,用他们的钱。

      我估计除了这个销量惊人的杂志,夏渲肯定还有别的生意,不然这个杂志社不会如此的奢华,象我这样初来乍到的学徒也是按月拿到四位数的薪水,而且我在开学后还只能在五点后来干活,合同订得很正规而且仔细。

      我决定到东方眼打工的目的是想学学我一向比较喜欢的摄影,在潜意识中似乎也希望能看见夏渲,她很奇妙,要说绝对的美,似乎还不能那么说,但绝对的媚,散发的妖艳让人着迷。

      我保持了步行的习惯,因为也没有什么事情催着我去做,步行也是保持身体状态的一种有效的手段。从五公里外的杂志社回来,已经是月如钩了。

      天气转暖了,但毕竟还是冬天,我转过院门口的花坛就看见一个人影在凉亭里瑟瑟发抖、嘤嘤啜泣,和冬天的着装完全地不同,几乎是只穿着衬衣衬裤,是谁?是李思佳。她的身上到底是怎样的不幸?

      「他又打你?」我把我的外套用我的被子代替,然后站在她的面前。

      她的头发显然被抓乱的,脸上还有瘀青的印记,鼻血已经止住了,她拥着被子蜷缩在沙发里,那么无助,那么哀伤,她还在瑟瑟发抖、嘤嘤啜泣,头深深地埋着。我觉得愤怒,但又无法从根本上帮助她。

      「喝杯热茶,把这药吃了。」我在她身边蹲下。

      她抬起头,用那双让人心碎的泪眼看着我,「我该怎么办?」她的手抓住我的肩,颤抖着,爆发一般地依靠过来,猝不及防下,一杯热茶倾倒在地板上……我们滚落在地板上,不知道她哪来的那么大力气,她倾轧着我,把她冰凉的身体挤压着我的身体,把她冰凉的、颤抖的唇雨点一般洒落在我的脸上、唇上、脖颈上,能感到她流淌的泪水,她依旧绵软的身体,那勃勃的乳房,单薄的衬衣里战栗的肌肤。

      我猝不及防,我惊慌,但不由自主地勃发,觉得热血在翻涌,绷紧的肌肉需要舒张,那原始的冲动把最后的理智甩开。我急躁地把她抱起来,然后直奔卧室……从疯狂中慢慢清醒了,我突然很紧张,我真的那么干了,没有一丝犹豫地和我的老师干了?

      看来是真的,她现在就在我的身边,她仍然在挨擦着我的身体,她的身体已经恢复了温度,变得温润滑腻,她把我的乳头含在嘴里,细致地吮弄,那阵麻痒的舒适真真切切地在体内重新曼延,她的手指调皮地拨弄着我的肚脐,然后缓缓地向下,穿过紧张的小腹,拨开浓密的阴毛,把我那爆发之后还羞答答的鸡巴轻轻地握住,她的动作轻巧而熟练,手是那么柔软和温暖,光滑的身体蹭着我的肌肤,带来微微的战栗,我必须辨认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鸡巴在她的梳理下舒服地恢复了气象,她开始离开我,她的唇在我不安的肌肤上流连,她为什么要这样?我怎么也这样?!

      她消失在被窝里,只能看到被子的蠕动,还有她给身体带来的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我忍不住欢快地哼哼出来,手伸到被子里,插入那浓密的头发里,揉。她的舌头左右拨弄着我,嘴唇上下撸动着,滑润柔腻,沁人心脾,她的手在我的大腿内侧滑动着,轻巧而熟捻地托住阴囊,然后收握五指,轻轻地搓。一切都是真的,那重新勃发的火焰燃烧着我……「刘商,再放开点儿,好么?」李思佳色眯眯地看着我,我突然觉得不怎么适应她的眼神,她应该是那么地纯洁并雅致的,但这淫荡的目光的确夺人魂魄,使我兴奋,「粗暴一点……大肥就是这样的,说实在的……我已经适应了那样的干法了……求求你,我好想那样……」她闭起眼睛,扬起丰腴的双腿,月色下在我的眼前划过一道奇异的辉迹,大腿深处那片暗褐色的隐秘处在我的面前暴露无遗,她的双手一字伸开,持续不断地在床上扭动着她那丰满的屁股。

      我的手臂支撑着就要倾轧下去的身体,不觉间,下身就象一门大炮的炮筒一样,缓缓地抬起了炮口。怎样粗暴一点?象影碟里的虐待?一种奇异的冲动瞬间弥漫了。我重重地压在她的身上,用力地捅进了她的身体。

      「啊哈!」她低声尖叫着,「疼死我了……好过瘾!」她的嘴角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我快速用力地抽动着,同时用双手使劲地揉搓着她的乳房,她高抬起她的臀部,随着我的频率迎合着。不一会儿,我放慢了动作,伏在她的身上喘粗气,那乳房在我的眼前颤动着,勃起的乳头,我按住他,照准她的乳头咬了一口。

      「哎哟!」她疼得浑身一颤,高声喊出来,惶恐地睁开眼睛。

      我跪立着,抽出鸡巴,将她翻转过身,重新压了上去,从后面又一次进入了她的身体,竭尽全力挺动着腰身,不知疲倦地撞击着她,挤压,小腹和大腿迅猛地与她的屁股接触,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感觉,她的辗转……她趴在床上呻吟着,浑身颤栗地承受着,脊背扭曲着,屁股和腰身连接处那令人迷醉的窝里闪烁着津津的汗渍的晶莹,她晃动着,全身的肉都伴随着冲击晃动着。

      我减缓了撞击,再次离开她的身体,她扭过头来,散碎的目光在哀求着。

      跳下床,我站在床边,将趴在床上喘息不止的李思佳翻挪到床边,令她站在地下,撅起屁股迎接我的冲击。在又一轮的猛烈撞击下,李思佳如同一滩软肉一般地任我摆布,头发散乱,语无伦次,她哼着、叫着,直到发不出一点儿声音……当撞击又一次缓慢下来的时候,房间里接连响起了一阵清脆的声响,我抡圆了巴掌,照准了眼前那抖动的屁股抽打起来,她尖叫着,躲闪着,月光下显得清白而波动的身体变幻着,她瘫软在地板上。我弯下腰,用手夹住她大腿内侧那酥嫩的嫩肉使劲地拧。

      「不许叫!」我低声吼着,变换着手掐她,一任她的身体在地板上翻滚。

      终于叫声停止了,她满脸泪水地蜷缩在地板上,一动不动。我抓住她的头,掐住她的双腮,把她的脸紧贴在我的下身。她顺从地用她温润、柔软的双唇吸吮着我,双手抚弄在我的双腿之间,她的头发和满是泪水、发烫的脸轻柔地蹭着我的大腿跟,令我感到一阵震颤,俄顷,她的手和嘴都加快了节奏,我觉得自己仿佛如腾云驾雾、羽化成仙一般……猛然间,我浑身一阵痉挛,站在那儿一动也不想动了,蓬勃的热流在下身涌动,找到出口,然后喷薄,她轻微地哼哼着,双手抓紧我的屁股,然后轻巧地揉搓着,漫步于我的腰臀。我松开抓住她头发的手,向身后的床上倒下去……她凑上来,依偎着我躺下,「你真好……」她含着我的耳垂,低声呢喃着,「感谢你。」我没说话,累极了,我闭着眼睛搂过她的头,吻了一下她的温润的双唇,刚才就是它,使我尝受到了如此新奇的快感,这新奇、刺激的体验还希望继续,谢谢你的嘴!我温柔地抚摸着她身上刚才被打过的地方。一个疯狂的经历。

      清晨的阳光把我从疲惫中唤醒的时候,身边已经空了,这使我怀疑了,难道又是梦?不过厨房的声音准确地回答了我,她还没走。

      我能不能就这么去面对她?

      房间里很暖和,李思佳重新出现在我的视线里,那目光柔和得就如同阳光,洋溢着成熟的气息,她的身体和满文娟或洛容雪的有很大的不同,看起来是那么的软,她只穿着衬衣,衬衣的下摆遮挡住了腹下那神秘的地带,她裸着腿,上面还有残留的印记……面对我的紧张,李思佳淡淡地微笑,坐到床边,伸手过来轻柔地爱抚我的脸,「别怕,这是我们的秘密。」我突然看见袖子下面那班驳的伤痕,一惊,抓住她,撸起她的袖子,显然那些伤痕还在延续着,是我干的?有些显然是烟头灼伤的痕迹而且已经愈合。她挡住我继续寻找的手,背转身子。

      「你干嘛要嫁给他?」

      黑咕隆咚的夜晚使我没有发现她其实已经是遍体鳞伤的,而且我由于自己的欲望,又给她增添了创伤,这使我悔恨欲狂。

      「你可以去报官的,这样的虐待是不能允许的!」李思佳扑到我的怀里哭了,委屈极了,我可以承担她的不幸?至少我愿意替她分解。

      其实是一个不那么浪漫的故事,甚至其中还包含着残酷。

      李思佳是一个工人家庭的女儿,在下岗的潮流中,他的哥哥失去了工作,退休的父母的退休金也不断地被拖欠了,一个家似乎马上就出了问题。哥哥东挪西凑地弄到了一笔钱,开始了一个小买卖,但很快就被一个外地人骗光了全部资本,而且负债累累。嫂子要离婚,而且老父亲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中风了,靠着李思佳刚工作不久的那些微薄的收入是没法力挽狂澜的。

      危急时刻杜秦出现了,据说杜秦是哥哥倒腾服装时的朋友,为人还挺仗义的,他帮助了这个就要完蛋的家。于是李思佳做了杜秦的妻子。但很快就发现自己是陷入了一个无法自拔的泥潭,婚后,杜秦的乖戾和暴虐都展现无遗了,这在他最近生意失败之后就愈发地明显了。报恩的思想使李思佳无法离开他,尽管他虐待她的身体。

      社会远没有我见到的那么简单,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也不是仅仅因为彼此相爱,幸运的是我在一个比较好的环境里,而且是男人,象李思佳这样的女人还有多少?

      并不是到处是阳光的,只是你看不见阴暗罢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来开解她,她的哭泣让我心碎,而且我是那么的无可奈何,我能干什么?我如何来保护她?疯狂的一夜使我感到自己的罪恶。

      「能有个人听我诉苦……」李思佳坐直身子,伸手整理好自己的头发,抹掉脸庞上的泪水,虽然还忍不住啜泣,但基本上能微笑了,虽然那笑容是那么的凄 楚,「说出来的感觉真好,谢谢你。」她挨过来,深情地一吻,「还想要么?」我把她拥进怀里,紧紧地搂住,「我能做什么?」才注意到自己其实是那么的无力。

      她抚摸着我的身体,「你快长大吧,珍惜你的生活。」

            字数:9581

           【未完待续】